Touch The Sky

關於部落格
賈思琳的新生活網誌,紀錄2006年開版以來的工作與心情點滴。
  • 257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哪個世界最真實? ---我的波蘭藝術節之行(下)

單點好還是拼盤好?

 

就藝術節整體而言,還是有很多小瑕疵,例如進劇場看戲很少有人乖乖排隊,都得靠「推擠」才能搶到好位置;另外英文標示還不夠普遍和鮮明,還是需要有當地人的指引才能找到地方,不過這倒不影響看戲的興致。整個藝術節動用的大小的劇院約有六個。另外,在廣場外圍的一個老建築地下室裡有個藝術節俱樂部,是提供來賓休息聊天的酒吧。在古建築裡小飲著啤酒,但放的音樂是電音。他們問我覺得藝術節怎麼樣,我說踏進劇場看演出的感覺和台北好像都差不多,但是大家關注的角度很不一樣。一個大眼睛的波蘭女孩眨眨睫毛對我說:「像Ur-Hamlet那個演出就給的太多了。妳也是亞洲人,妳覺得呢?」

 

的確,蜻蜓點水的大拼盤實在太小看亞洲傳統表演的實力,但是忍不住要稱讚上百人的場面調度能力,薑還是老的辣。波蘭人很喜歡看單一的、卻很精彩的東西。台北很琳瑯滿目,東西很雜所以思考要很快。我很喜歡波蘭人在作品裡那種張力無限延展的感覺,感覺內在空間很大,會有滿足感。台灣大概是跟著美式的作風,東西越多卻讓人越飢餓。左想右想我還是覺得是「根」的問題。在台灣還是覺得很飄,那種很急著塞滿的感覺,常常覺得消化不良。

 

一個波蘭人跟我說:「葛羅托斯基最大的貢獻是他為藝術提供一個可能性,也間接證實在任何體系或制度下或環境下,都可以有好的藝術和賺錢的可能。」在教堂與電音、瑪丹娜海報和街頭表演並存的空間,波蘭的劇場似乎也慢慢變得更多元。很多年輕一代的波蘭人選擇到鄰近的德、法、英去吸取養分,走在路上最常看見的劇場海報,大部分都是老劇新編的作品。

 

 


弗洛次瓦夫劇院


改建後的波蘭劇院


 

波蘭劇場和台灣劇場

 

弗洛次瓦夫大張旗鼓舉辦五十週年一次的國際藝術節,邀請了世界知名的劇場大師們齊聚一堂,交流意義多過於演出實質收益。半世紀前的弗洛次瓦夫因為劇場實驗室而聞名,但似乎隨著劇場實驗室的解散,消極了很久。而今年的弗洛次瓦夫很熱鬧,各式各樣的慶典活動和藝術節紛紛展開。廣場展示了演出的海報和演出團體介紹外,也展示了五十年來該城市的轉變。他們期望再度成為歐洲的劇場重鎮,更企圖向歐盟爭取成為歐洲2016年文化首都。

 

其實,波蘭和台灣的處境很像,都急著向前推進。但也許是波蘭政府非常注重文化產業,歌劇、舞台劇、舞蹈與音樂表演到處都有。政府投入大量的資源支持劇場活動,並盡可能減低票價,政府的美意是希望票價是年收入所得不高民眾都可以負擔的起的。以學生票價來說,平均都是比台灣便宜三到五成。首都華沙的國家歌劇院最貴的票(視野最佳)折合台幣約一千兩百多元,最差的位置最便宜,合台幣八十元有找。通常五、六元台幣就有不錯的位置可以享受一齣好歌劇。政府投入大量資金協助劇院,是希望劇院專心製作好作品,作品口碑好,觀眾會一來再來,演出場次越多票房好,劇院相對開始有收益。政府可再支持更年輕的團隊讓他們無後顧之憂的發展。而相對的,演出多,新鮮人實習的機會也多,作品的層次也間接提昇。台灣什麼都講速成,政府支持的資源有限,導致大家要身兼多職賺取生活費來創作,相對的創作品質也大打折扣,觀眾不願意來,劇場就變得小眾化,惡性循環。


在華沙的劇院外拍的馬哈薩德海報。

心,才是真實

 

不論是五十年前的劇場實驗室,或是五十年後的當代劇場,波蘭經歷共產政權和團結工聯的政權轉換,但不變的是觀眾上劇場看戲的習慣仍在,政府對文化的支持仍然不受政治影響。劇場的聲音都該是為自己而發,不是為盲目跟隨潮流而發聲。這不單單只是劇場工作者的事情,也是共同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都應該一起來省思。我想,葛大爺的藝術節只是一個藉口讓我來波蘭,我所獲得的則是一把鑰匙,學習開啟「真實」這扇門,為真實的自己而存在。(全文完)


其他更多的照片在:http://album.blog.yam.com/jhia0202&folder=6726367



撰文╱張育嘉     
(本文刊載牯嶺街小劇場文化報 NO.10   2009年9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