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uch The Sky

關於部落格
賈思琳的新生活網誌,紀錄2006年開版以來的工作與心情點滴。
  • 257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哪個世界最真實? ---我的波蘭藝術節之行(中)

片段集錦表演完畢後工作人員端出一個透明茶壺。別出心裁的芭芭拿出珍藏的多年「邁向貧窮劇場」一書,是第一刷五千本中的第一本。他翻開書隨意的朗讀了一段,並一邊解釋著導演的工作就像是調味師,把各式各樣的素材放在一起,然後再上色。他要親自示範導演工作,於是他突如其來的撕下他朗讀的一頁。這個舉動引起在場觀眾的驚呼聲。他把那一頁撕的粉碎丟入茶壺中,然後繼續嘻皮笑臉的說:「波蘭最有名的就是伏特加。」於是,拿出伏特加倒入水壺中。又補了一句:「導演的工作就是上色,現在來加點好看的顏色?」他拿出一瓶果汁也倒進去。然後再拿出電動攪拌器把所有東西打成汁分裝成兩杯,並叫現任的葛羅托斯基協會的執行長上台,強迫他一起一飲而盡。最後再把那本已經撕掉(喝掉)一頁的書送給協會作紀念。

 


Barba手持「邁向貧窮劇場」首刷第一本紀念書

                                          


弗來遜(Flaszen)受邀上台接受全場歡呼

不為別人為自己

 

這個慶祝儀式實在是太特別了也太瘋狂了,惹的全場觀眾尖叫連連。喝完「特製伏特加」後,由歐丁劇場演出三十分鐘的戲THE FIRST STONE向大師致敬。最後邀請弗來遜和曾經和葛大爺合作過的演員們上台接受大家的掌聲,慶祝儀式也劃下句點。我低頭看著匆忙記下的一段話,一邊回想到底是誰上台講的一段話:「葛羅托斯基對我們的影響永遠持續著,但是他所做的事情不為別人,是為他自己。…我們應該要改變態度,對於曾做過的事情若影響已經展開,就應該要放手。…其實每做一件事,影響的應該是自己,而不是為了企圖要影響別人…」誰講的似乎也不太重要,很多訊息之所以珍貴而美好是因為我們不曾透過「自己」去體驗。我們永遠無法複製別人的經驗,因為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那些思考與感受都是教我們去尋找我們自己,去尋找所有事情的最本質。然而我們常誤以為我們所迷戀的氛圍就是所謂的本質,本質無法透過別人來告訴我們,我們只能自己去尋找屬於我們自己的本質。

 

散場後與一些波蘭朋友聊天,他們說:「波蘭人比誰都更不喜歡共產黨,可是如果不是當年共產政府處處設限,波蘭的劇場、電影和藝術成就不會如此的耀眼。」

共產政權瓦解了二十年,波蘭人還在適應中,每個人急欲想擺脫共產的標籤,卻又懷念那個均貧卻又人人有事做的年代。踏出史波斯基劇場,我也彷彿受了一場生命禮讚的洗禮。我想尋找的那份能量不在劇場史裡,那些人曾經做了什麼事情,已經不那麼重要,我來到這個源頭讓我學會放下,我想讓這個城市來告訴我,下一步應該去哪裡。

 


復古的廣場上,商業看板與藝術節海報並置。

 

 

在新舊交融的弗洛次瓦夫

 

弗洛次瓦夫的背景非常的複雜,它曾被蒙古大軍大肆破壞,曾被波西米亞王朝和奧地利統治,也曾劃入普魯士的版圖。二次大戰期間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建築物被德軍毀壞,戰後波蘭國土西移,弗洛次瓦夫又從德國回到了波蘭。共產統治下的弗洛次瓦夫,又是反共產的大本營之一。週末常常看到一批又一批的德國人從「隔壁」搭火車來這裡度假。相較於波蘭其他城市,這個城市充滿了濃濃的異國風情,德語的使用比英文還要普遍。在波蘭導演法利可夫斯基執導的莎拉肯恩的Cleansed低調冷斂的視覺美感,使用波、法、英三種語言夾雜的台詞,沉靜卻又張力無窮,很符合我想窺探這個城市的衝動。

 

我的波蘭驚豔是莎拉‧肯恩?

 

1962年出生的法利可夫斯基曾經是彼得‧布魯克和陸帕的助理。至今他已經執導過超過四十部舞台劇和歌劇。Cleansed首演是在2001年的弗洛次瓦夫劇院(Teatr Wspolczesny, Wroclaw),是波蘭第一個改編莎拉肯恩的劇本。法利可夫斯基在一百六十分鐘的戲裡無限拉長寧靜的暴力感,看似空曠的舞台圍繞著反射面板、透明長廊和軍營般的淋浴間。以色列籍的燈光設計簡煉又大膽的燈光,把莎拉‧肯恩筆下人物的痛苦與折磨,更立體的表現在舞台上。空洞的舞台彷彿像是怪物一樣,幾乎把人吞噬。

 

這齣戲在我看戲當天是演出第123場的演出,而且據說每次票房都是賣光光。兩小時又四十分鐘的戲沒有中場休息,而且還能凝聚觀眾的目光,真的很不容易。很期待有一天他能來台灣演出,會讓大家驚豔的!

 

(左圖取自網路)




焦躁的觀眾等不到鮑許上台

 

其他的演出還有尤金諾‧芭芭的Ur-Hamlet,以跨文化表演為主,除了邀請許多亞洲演員演出外,還有許多當地年輕演員們共同參與,較特別的是演出場地是在早期的兵工廠裡。希臘導演提左波洛斯的AJAKS: The Madness則將戲劇動作和台詞做最簡化,只保留「三次重複」的形式、聲音和肢體表現。義大利導演羅伯特‧巴契的哈姆雷特則以西洋劍為主。彼得‧布魯克的Fragments則和2008年香港上演的「短打貝克特」是同一個劇目。鈴木忠志的Electra,他讓五位演員坐在輪椅上移動,精湛的「腳上功夫」讓老外們看傻了眼。李察‧謝喜納的哈姆雷特則和上海戲劇學院合作。

 

碧娜‧鮑許的Nefes是我在藝術節看的最後一個演出,也是最難忘的。烏帕塔劇場秉持一貫的鮑許風格獲得滿堂彩,謝幕時觀眾鼓動歡呼就是等不到鮑許上台,觀眾焦躁不安,向來會與舞者一起謝幕的她卻不見蹤影。隔兩天我回到台灣看到新聞她過世的消息讓我錯愕不已,原來他們演出時,鮑許正在生命垂危中。也許是冥冥中的感應,大家才會這麼焦躁。(接續下文)

 


(在廣場上展示著藝術節海報與介紹,左起弗萊森、碧娜‧鮑許的Nefes、上海藝術學院與李察謝喜納合作的哈姆雷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