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uch The Sky
關於部落格
賈思琳的新生活網誌,紀錄2006年開版以來的工作與心情點滴。
  • 258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看歐蘭朵排練(一)



在導演抵台之前



我看著我的筆記本,圖圖畫畫的一塌糊塗,因為在黑暗中寫下的筆記都像鬼畫符一樣。在導演來之前好多人跟我打強心針,說他非常的嚴格、挑剔,排戲不能發出聲響,不然他會「噓」你。排戲台下幾乎不能開燈,,因為會影響到導演對視覺的感官,所以要習慣在黑暗中工作。他要直接在舞台上排戲,所以在他到台灣之前,整個舞台要裝台完成。所有的燈光、音響、舞台都要就定位。(舞台看似簡單,卻機關重重。燈光看似乾淨,其實後台布滿密密麻麻的燈,最麻煩的是,燈光設計只比導演早一天來裝燈。)


這是排戲嗎?搞的跟技排一樣。所有人嚴陣以待,導演抵台前三天是副導Ann-Christine先來幫大家把之前排過的東西再抓回來。前兩天都還好,第三天明顯的感受到副導和同樣德國來的舞台設計史小姐一陣焦慮。彷彿如臨大敵般的焦躁,似乎所有的事情都無法決定,都必須等待導演來才能夠確認。但是,又怕導演來了之後不滿意現在的狀況。語言的隔閡、文化的差異、劇本改編的落差、以及工作團隊的認知尚未達到相同的狀態,空氣中瀰漫的一股騷動,於是導演的「大魔頭」綽號不逕而走。


這齣戲在去年的時候已經初排過,我進劇場當天才拿到中英對照版的劇本,但是是未修改過的劇本。排練場上只有一個演員,卻有二十個工作人員(含樂師)。對我來說,除了一些技術性單字我搞不清楚聽不懂以外,最讓我緊繃的大概就是要快速進入排戲的狀態吧!這對我來說,要進入排戲狀態應該是我的強項。我記戲超快。反覆走個兩遍,我大概就可以記清楚整齣戲的走位概括。多走一遍,大概就連音樂Cue點都可以記錄下來了。可是這次我超緊張,因為與副導溝通是要用英文,可是我們卻是講中文台詞,光是要討論東西就在那邊翻半天,尤其那個京戲韻白,跟英文的翻譯的白話方式真的差很多,常常找不到這裡是哪裡。我又是第一天拿到本就看排,完全搞不清楚東西南北。副導丟出來的問題,好像不是語言的障礙,即便她用中文問我,我都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而且重點是,我拿到的本和舞台上演的東西有很多落差,版本不一樣,演到哪都不知道。


還好這整個劇組可以用英文溝通的人不少。普遍的分配看起來,好像每個組別裡都有至少一個人是助理兼任翻譯的工作。聽聽其他人的討論,有助於我進入舞台上所發生的事情。快速的與魏姐確認了新的台詞,不過其他的一切都還是要等到進了劇場再說。


常常聽到劇院的人焦急的小聲吶喊:「燒錢啊!」的確,有多少個製作是可以直接在劇院裡排練?直接上舞台排戲,燈光、音樂所有的機器、樂器都要在一旁待命。要修改、要補Cue馬上要執行。但是坦白說,大魔頭的戲也得是這樣做,他的作品的表演者不單單只是演員,還有那道具布景以及變化多端的燈光。理所當然的,只能在舞台上讓他們必須要通通一起排戲。很難在排練場裡想像畫面,然後等進去再執行。所以想要和Robert Wilson合作,大概最好租個大半年的劇院等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