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賈思琳的新生活網誌,紀錄2006年開版以來的工作與心情點滴。
  • 258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演出】「無國界|我的天堂」:來聊如何與舞蹈合作

還有,我必須承認我的中文表達能力變差了。 因為有朋友跟我說我現在中文的文法倒裝的很奇怪,我自己也有發現,而且我的形容詞越用越簡單。之前還有在新聞台維持書寫的習慣,但是最近那邊的垃圾留言變多了,暫停書寫。再加上最近因為跟外籍舞者工作的關係,每天都在練習英文,好像語言思考方式也變的很混雜,對中文詞彙應用的敏銳度變差了。還好後來進劇場之後跟工作人員都是中文溝通,所以又回來了一點。我覺得我好像很容易被環境影響。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今天演出遇到不少朋友,大家聊了很多。稍微整理了一下幾個我自己跟這個創作有關的重點,其他的花絮有機會再談:




「無國界」的工作方式算是很奇特的。之前以為是會同時和編舞者邊討論邊工作,沒想到他跟我要求要有文本。有了文本又該如何工作呢?他們真的會照著文本走嗎?(自己在心裡也打了個問號)
寫完了文本,交給編舞家,他一個字也沒吭,直到進了排練場,我才知道他轉化出來的東西。再加上舞者自己發展出來的身體性,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我當初到底寫了什麼,整個都被模糊了。設計們和一些觀眾聯想到巴別塔,我當初倒是沒想到這個。我只是很單純的想要做幾個概念:1.每個人都有殘缺的部分  2.同一件事情每個人態度不同  3.我的天堂也許是別人的地獄 4.我希望一般觀眾可以看的懂。

而在形式上我想要呈現的是:一支天堂之舞變成暴力之舞。
而且我希望舞者做到的是演員作不到的部分。會有這個想法出現是因為對於一個文本而言,我很期待舞者的詮釋是屬於舞者的方式,因為如果演員可以做到,那就找演員來就好了,不是嗎?

至於排練的過程,我知道在排練場上最好只有一個聲音,不然舞者會無所適從。所以進排練場後我很自動的往後站。先讓編舞家做完他想要的東西,我再來調整和串連。這種感覺很奇妙,自己的文本被二度創作後,再交到自己的手變成了第三度創作,原本熟悉的東西頓時變陌生了。但是在這個過程中我從不干涉編舞家的動作創作,我反而是很安靜的一直在觀察舞者的身體,並一直在思考在舞台畫面上呈現出來的質感。

最初的舞作是片片斷斷的,我開始有強烈可望流暢感與呼吸度。但是我認為有一些東西進了劇場後也許可以和燈光、舞台一起激盪。所以沒有改變太多,只是不斷地提醒編舞家不要偏離軌道太多,不然到時候很難收邊。所以在整排的階段時,只能先顧及到音樂的雛形與舞台上發生的事情契不契合。

進了劇場之後,申全的燈光給了我很多想法。他也丟了一些我一直在猶豫的問題。他的問題證實了我心中的疑惑,當然也與編舞家溝通到最後一刻。我不否認很多地方是進了劇場才讓框架長出肉來,但是令人感到興奮的是舞台上所有發生的事情(包括燈光、舞台、服裝、音樂、表演等等),最後終究是一起呼吸。

與舞者和編舞家工作最大的樂趣與學習,在於不斷地刺激我從更多不同角度去觀看一個作品的可能性。我本來就很愛舞蹈劇場,我看舞蹈劇場和戲劇的比例是一半一半。小時候學過很多年的舞,雖然現在不跳舞了,但是那一段學習的過程內化成為一種語言,幫助我去觀看表演者的身體。再加上以前古典樂和長笛演奏打的根基,對於音樂性的敏銳度也開始在多年以後內化。而劇場的訓練讓我對不同的藝術類型學習更多的包容。這些東西好像無形中默默的在整合,能夠發現這些事情也是這次演出的收穫之一。

明天還有一場演出,下星期五9/26在桃園演藝廳、下星期六在9/27新竹鐵屋頂劇場各有一場演出。有興趣的朋友可到舞團網站上http://blog.yam.com/dancing8213查詢。


ps. oh my god~~~i really feel my Chinese become worse. 一小篇文章居然要花上比我以前多兩倍以上的時間,而且還語句不通順。我的媽呀~~~~做完這個演出我要再去讀點中文小說了。......那.......會不會到時候我的英文又變差了? 我之前還痴心妄想想去學法文.........






大部分的照片是借用小劉拍攝的排練照,有興趣的朋友請到:
http://www.wretch.cc/blog/ssliu/26318154
http://www.wretch.cc/blog/ssliu/2626193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