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uch The Sky
關於部落格
賈思琳的新生活網誌,紀錄2006年開版以來的工作與心情點滴。
  • 258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Eugenio Barba 大師班工作坊日誌(三)打地基蓋高樓


        Barba從不開放排練過程給予大家參觀,因此他希望把參與工作坊的學員當作是一群一起參與工作的夥伴,必須給予意見與提供協助。因此,他要求大家在旁邊必須要專注。他說這並不是一種極權,這是一種對劇場的尊重。在歐丁劇場中,是不會發生這種事情的。


挖地基

        Barba說他導戲有一個模式。通常在第一幕的時候他會開始說故事,但是通常觀眾可能會覺得有點無聊。但是第二幕他會推翻或打亂故事,此時也會引起觀眾的興趣。到了第三幕,就必須要讓觀眾開始了解故事,做收線的動作。

        他說演員的技術使用之於導演也是一門藝術。導戲的藝術就像在蓋房子。蓋房子必須先挖地基,房子越高地基就要挖的越深。挖地基就像挖演員的能力一樣。能挖掘更多演員的潛力與能力,就能夠有更多的素材可以運用。

        昨天的工作坊中,有發現演員有很嚴重的聲音問題。聲音與身體無法在統一的協調性上,又或者說,演員的聲音無法跟隨著肢體。北極表演(傳統劇場)演員的肢體,已有既定的慣性和表達模式。當Barba要求他們用自己平常的肢體做反應的時候,對傳統戲曲的演員反而是一種尷尬。於是,今天他請Julia領導一個聲音的訓練,幫助演員們把聲音透過肢體的改變與運動,來幫助提昇聲音的專注力與質感。

        而在整個聲音的訓練過程當中,Barba全程在旁邊觀察與參與。他認為從觀看演員的訓練過程中,一方面可以快速觀察演員的狀態和他們的潛力,另一方面也可以從訓練的過程中啟發靈感。

        即便是像Barba這樣的大師,數十年如一日,他們演員們演出時他必定在場,在與他人排練或進行訓練時他也必定在場。這的確是要給後生晚輩一個很重要的提醒。我們常常在參與排練時,每當進行表演訓練時,通常導演都不一定在現場。對於有志從事導演工作的人來說,全程的觀察與參與,也是了解演員很重要的一環,導演必須從旁觀察。

        脊椎與膝蓋是訓練過程當中,Barba與Julia不斷強調的兩個地方。不管在聲音或肢體訓練都是。表演的流暢度有一部分取決於聲音與身體之間的關係,這是每個表演者必須要做的功課。有很大的關鍵在於「說」與「聽」兩者的關係。聽自己的身體,聽別人的聲音。用身體反應,用聲音反應,而不是用腦袋反應。Julia也說,演員的聲音盡可能是環繞的,而非扁平的。兩兩一組,快速改變相對位置和投射的狀態,可以有效的訓練聲音的空間性。


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

        當我們在表演時,最容易犯的毛病是忘記表演者與觀眾之間的關係。Barba不斷強調Presence,那一種表演者立即、當下的在觀眾面前呈現的狀態。好的presence來自於表演者充分的準備,對於前表現性(pre-expressive)扎實的訓練。所謂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

        今天的workshop工作了很多和表演有關的東西。不禁開始反芻之前作過的研究。工作坊裡他提到不少專有名詞,每一個名詞背後他都做了很多的研究,不知道的人也許只是聽聽而已,對我來說,會讓我回想其他的資訊。等於是將之前的研究又再活化一次。篇幅有限,這些活化的東西就暫且擱下。也許工作坊的其他學員們也察覺到這個部份,跟我借了論文去參考。我當然樂意出借分享,因為這會在工作坊的過程中,省下很多腦袋思考的時間!空出來的可以趕快裝新東西。

        附帶一提,今天最後他提出了一個語言的處理。他認為語言決定與觀眾的意義。語言是有政治立場的,但不是台灣的政治,是他個人的政治立場。他在丹麥也是外國人,因為義大利文才是他的母語。他在歐丁劇場使用了很多種的語言,有時候他就是「故意要讓你聽不懂」,其目的是要突顯他是「外國人」。這是他的目的性,也是他的政治意圖。那麼,這齣戲呢?

        今天似乎沒個解答,那就等待第三天吧!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