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uch The Sky
關於部落格
賈思琳的新生活網誌,紀錄2006年開版以來的工作與心情點滴。
  • 258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Eugenio Barba 大師班工作坊日誌(一)航向新旅程

航行新旅程

         
         第一天的工作坊結束後,我對Barba說:

我就是那個研究你的台灣研究生,我畢業了。第一本關於你的中文論文。」

就是妳啊!

我們上次有見過,上次你們演出結束後的晚餐。大木老師的學生。」他點點頭,記得。

那我今天講的東西妳應該比別人清楚。妳應該都知道。」

是啊!我後來沒有去丹麥,是因為我沒有獎學金,也沒有錢買機票。」我說。

原來如此。」他問我現在在做什麼,他瞧瞧我,用肯定的語氣說:

是演員,妳是演員?

我告訴他除了表演我也寫東西、導戲。最近編導比較多。他點點頭:

  「很好,很好。所以妳現在在劇場工作。最近做些什麼?

        我最近在準備一個舞蹈劇場的演出,要跟來自不同國家的舞者合作。第一次跨界跨國合作。我一直想要尋找戲劇跨越國籍語言的方法……」他邊聽邊點頭。突然間,我很激動的對他說:

  「我要跟你說謝謝,為我開了一扇門。我從你身上學到好多。

 

          
        Barba用他慣用的咧嘴招牌笑容對我笑。他這一笑,倒讓我不知所措。我可以感受到我的臉乍紅,又紅又熱,很窘。那種窘態,不明究理的人大概以為我跟別人告白。

 

           Eugenio Barba對我來說並不陌生。在我研究所的最後一段歲月,我幾乎是與「他」一起共渡的。沒有「他」,也沒有我的畢業論文。我不是為了寫論文才研究他和他的歐丁劇場。是因為他的經驗和熱情給我一扇門讓我接觸更大的世界,也讓我回歸到「人」本身,甚至是一個表演者在劇場的存在價值。這個價值堅不可摧,因為其價值所以我更尊重劇場。

             我向來對表演有高度的熱忱,一直在尋找著表演者如何能夠感動人的答案,也一直在尋覓一種尊重劇場的態度。這麼多年來在劇場裡擔任過大大小小的角色職務,卻少有感受到「真心」的態度。劇場的氛圍像死了般,僵化的沒有流動。幾乎,有那麼一度我快要放棄劇場了。

         直到接觸Barba的劇場,才彷彿是找到一線署光。斷斷續續六七年的時間,搜尋不到任何中文相關的書籍資料,只得轉而閱讀原文資料和影像。也許是因為時間、年齡、經驗都到了一定的階段,許多老師沒教或沒法子教的事情,因為接觸Barba而被打開。如同GrotowskiBarba開了一扇窗,開啟他的旅程。我的這一扇門一開,也開啟我未知的旅程。

          這五天的工作坊,對我來說就像實驗的對照組,我過去對他的研究,活生生從書本上站起來,站在我面前演練一遍給我看。這要感謝江之翠提供一個從旁觀察的機會,這個過程很過癮,中途都不忍心起來上廁所。

          五天下來,我將筆記彙整為日誌。也許這個筆記有疏漏,但是希望能夠給自己留下紀錄,也給無法到場的人一點分享。也許書寫的過程中會省略一些理論解釋,有興趣的人可以參閱拙作[1],或者直接研讀他的著作,會有更清楚的了解。

  

 (待續)



[1] 張育嘉,(表演者的秘密:尤金諾.芭芭及其劇場人類決研究),碩士論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