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賈思琳的新生活網誌,紀錄2006年開版以來的工作與心情點滴。
  • 258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舊文】收拾歐丁的悸動(二)

陸陸續續,他們泡完湯上來了。Kai大口大口的啃著食物,說他又餓了,吃完他想要再去泡一次。Iben則是一臉開心的笑著。Julia沒去泡湯,在旁邊靦腆的和嘉珍聊著著。蘿蔔塔姊姊則是甩著她的長髮,用毛巾擦拭著水滴,依然浪漫迷人!離開湯池的他們,各個放鬆而自在。


等我們魚貫的回到禪園裡,已瞧見他們準備好了自己的「機絲」,小提琴和容光煥發的氣勢。圍著那小小的空間,Barba要大家穿插在他們的團員中間坐或站。貼心的他確定了大家都在,才展開他燦爛的義式笑容,和Mythos的第一場。


恕我無法細細描述他們表演的內容,對我來說,內容已經不重要了。我沉浸在即席、舒緩、而又充滿力量的古蹟空間中,任憑硫磺的味道與聲音隨著他們的移動流竄在四週。我喜歡這些「阿屠仔」毫不扭捏的態度,不斤斤計較vocal的音準,就是放肆大膽的讓它傾洩而出。他們的overtone沒有唱的像大木老師或劉老師那麼好,但是與肢體表演揉合在一起,卻像是渾然天成的樂天派天使。我發現每當歐丁的成員做任何的演出時,Barba的雙眼散發著專注而嚴肅的眼神。即使這個演出可能已經演的不下數十遍,坐在觀眾席的他,與平常談笑風生的他簡直判若兩人。我一直以為他是嚴肅的人,至少在四年前他來台灣的時候,我坐在他的斜後方,一直看著他盯著台上的演員,看起來好凶喔!然而現在我覺得他與團員們彼此相互投射出來的,是一股與生命交換的情感與信賴的能量。


很微妙,要如此貼近才能感覺的到。身為藝術工作者,能有自己的一群共同經歷生命的夥伴,像生命共同體,夫復何求?這是Barba在Grotowski身上所得到的另一個啟發吧!


他們拉著我們跳著小快步的舞步,師母(紹爐老師的太太)拉著我也開心的跳了起來。我偷瞄著其他人,滿屋子平均年過半百的先生太太們,像是小朋友一樣,唱唱跳跳。那個服務生,他是一個老先生(我猜應該六十了吧!)躲在屏風後面,一起開心的笑和打節奏。


我要岔個題講一下他。他是個很妙的人,一開始他是默默的收著餐盤,後來收餐盤的頻率越來越高,每來收一次就問一個問題,起先問我是不是舞者,後來抓著我一直聊,問我們是哪裡人啊!在幹麼呀…他在禪園裡見過不少人,連羅曼菲老師他都可以聊喔!他的行徑像是吉本新喜劇裡的怪老頭,可愛又好笑。席間,Kai唱完歌後,他不知道又從哪裡冒出來,出現在Kai的身後大大的鼓掌,操著台腔英文說「good!good!」然後在我們的餐桌上,放了一闕辭「黃鶴樓」,然後就走了。傻眼。


突然之間,這些人像是笑笑鬧鬧的大學生。老師們帶著大家唱歌跳山地舞,每個人手牽手,頭是劉老師,尾是芭比爺爺。繞著圈圈跳著,跳了兩三圈,跳著跳著也不知道為什麼,頭往門口跳了過去,老師們穿過走廊往門口跳去,但是芭比爺爺卻自顧自開心的往反方向帶,頭尾不同道,卻苦了我們中間的人,在兩相拉扯差點要解體的時候,終於大家停下了腳步。呼!!笑的最大聲的竟然是那個吉本老伯伯!


(原載於2006年四月,賈思琳甜不辣小姐愛的部落格 )


(左起子華、希捷、Eugenio Barba、小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