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賈思琳的新生活網誌,紀錄2006年開版以來的工作與心情點滴。
  • 2584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舊文】收拾歐丁的悸動(一)

原本我想把這一週來與歐丁相遇的感受,悄悄的放在心底。但看著大木老師一篇又一篇的感動與親切的召喚著大家回應,似乎不得不把所見所聞的悸動分享。示範演出和講座在此不談,就聊聊屬於我自己的感覺。


星期天要離開禪園的時候,我股足了勇氣對我心中的女神---蘿蔔塔(Roberta)姊姊(雖然她年紀也一把了,但她的魅力依然十足,一定要親切而諂媚的的叫她一聲姊姊)說:


「我非常喜歡妳的演出。妳上次來台灣的時候,我也看了,超棒的!」
「四年前?真的?」
「是啊!妳好棒!!妳會再來嗎?」
「我希望可以再來。」



她瞪大著眼睛看著我,也許在這些年輕人裡面,四年前看過她的演出的人並不多吧!在今年歐丁還沒來之前,我常常是課堂上唯一一個四年前去湊過熱鬧的學生。在上課時分享著大學時期,翹了一週的課,驚險的躲過老師的點名去看歐丁劇場的記憶。有一次在劇場人類學的課堂上,還跟尹瑩老師開玩笑說,我好像是歷史的見證人。


送他們回去的車上,我問蘿蔔塔姊姊會不會覺得很累,她深深的吐了一口氣說:「It’s a wonderful night.」,然後開心的笑著。我回頭看著其他的團員們,他們熱切的對著窗外的老師們揮手說再見。車子緩緩地離開彼此注視的視線後,有些人恢復到平靜,有些人輕輕的笑著。


車上的氛圍比來時寧靜了許多。
少數兩三個人繼續談著下一個演出的事情,然後,很安靜。


在回應給大木老師的留言中,『something happened』,是我在車上某一瞬間,突然覺得這一切都好不可思議。


四年前之所以會去看他們的演出,並非慕名而去的,那時的我根本不知道他們是誰哪!我只是覺得「好像可以去看看」。看了兩場之後,我就決定後面幾場都要去看,而且有一場只剩一張票,還是人家讓我的。
上了研究所,總是不斷的在書上讀到Barba的資料。上課常常有老師提到,逼得我不得不翻開過往的記憶,去回想、去思考。然後,有一天,他們出現在我面前,而且,很貼近的相處著。就和我們自己平常去外面演出一樣,平凡而現實的,不是我碰不到的。我殘破的英文搭配著我稍算健全的肢體語言,穿越了書本和影像紀錄,也接收到他們真實的情緒。

這是他們離開的前一天,我才有的感覺。在他們來示範講座的那幾天,我單純的只是做個聽講的學生。


我們沒有下去泡湯,但是我們飽覽了你們開心泡湯的景象,也聽著你們的嬉鬧聲。然後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這些人相處了幾十年了。commedia dell’ arte時期的戲班就是這樣生活的吧?慢慢的,Barba演講的內容開始一點一點的出現在腦海中。瞧他笑嘻嘻的的模樣,我不禁想像著,芭比爺爺在他那高齡九十三的老母面前時,是不是像個老萊子一樣會彩衣娛親。我淨想著一些無關緊要卻自認為有趣的事情,像白痴一樣的笑著。


做劇團很辛苦啊!真的。「人」真的很重要,唱獨角戲的劇團是撐不起來的。你要背負這些人的生活,還要創作,還要同時面對管理實務上的困難。我一條一條的列出來,和Aveda的朱先生交換著他管理長才上的意見。也提及了台灣劇場演出場地不夠的窘境,以一齣戲的演出規模與成本,換算著實際上的投資報酬率,我告訴他在實驗劇場與牯嶺街的總製作費,逐一說明兩者的差異。同時,也說著現階段在國中高中表演藝術任教的實際狀況,和教育界認知的差距,執行起來有很大的落差。我告訴他自己之前在國中教書時,面臨的問題不是學生,而是家長、老師和學校。此時此刻,我望向在泡湯的那一群人,在丹麥的他們,也應該曾面臨著經營的問題吧!我想,如果當下再來瓶vodka,我大概就會起來搖旗吶喊了。(待續)


(原載於賈思琳甜不辣小姐新聞台、愛的部落格-神秘的很想紅,2006年四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